第四百三十五章 守约的贾琮,气笑的阁老



www.duxs8.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红楼御猫第四百三十五章 守约的贾琮,气笑的阁老
(读小说吧 www.duxs8.com)宝玉这个翰林待诏,别说值御前了,除了正旦大朝那种必须得来的,平日里大朝会都懒得来。

新闻司、报社呆着多舒坦……

但今日他来了,他拖着受伤的屁股蛋来了。

根据大汉将军的描述,待诏大人是被人抬到宫门前的。这位皇妃亲弟,京城里出了名的贾家凤凰蛋,竟然强忍屁股蛋的伤痛,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奉天殿大门前。

“臣承直郎、翰林待诏、礼部新闻司员外郎、《大夏日报》总编辑贾珏,恭请圣安!”

贾琮很想去扶一把的,他还从未见过这么能忍的宝玉。

只见宝玉进殿之后,大礼参拜皇帝老爷,一丝不苟的行完了三拜九叩大礼,整个奉天殿中的朝臣,一个个深吸一口凉气。

为啥?

因为国朝对于礼仪的要求,非大典、祭祀、朝见或接旨等重要场合,百官只需躬拜即可。

像宝玉这种三拜九叩大礼,怕是有大事要发生啊~

果然,皇帝抬手让其免礼起身,却见宝玉从袖中取出一本厚厚的奏章,双手托举,再拜。

“臣有本要奏,请陛下允准。”

“准奏。”

皇帝大概知晓宝玉要奏禀何事,却也好奇贤妃的这个弟弟,会说出什么惊世骇俗之言来。

毕竟贾宝玉的性情,柔的跟个面团似的,就是身处紫禁城的妃嫔都一清二楚。

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宝玉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当着皇帝本人的面,开出了元祐十年第一炮。

“臣贾珏,弹劾太子太师、中极殿大学士周炯,太子太傅、建极殿大学士夏令行,太子少师、文渊阁大学士郭培贵,太子少傅、武英殿大学士文同轩,刑部尚书蔡荃,都察院左都御史吕阳,大理寺卿王之维,明知有害民之法大行于世,却置若罔闻,上不谏君上,下不抚百姓,懒政怠政……”

嘶!

群臣心呼好家伙,贾家子这是把内阁并三司一勺给烩了。

就连周炯都懵了,咱们说好的互相“攻讦”,可没想你家弄这么大啊!

奉天殿中早已人言鼎沸,可宝玉依旧一本正经的“背诵”着他的奏章。

“昭武年国朝数次北征大漠,南巡抚民,户部吃紧。佞臣蒙蔽圣躬,蛊惑君上行议罪银之法,致朝中贪赃枉法之事大行其道……”

“三十年功名利禄,万万黎民深受其害。至元祐九年,国库丰盈,议罪银之法已无存在之理,内阁诸相及三司官员本该上禀御前,废害民之法,保国法威严,彰天下至公。然内阁、三司并无一人提及……”

“臣出身公府,科举入仕,议罪银之法亦予臣之特权,可免罪责刑罚。然古人云,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治国无法则乱,守法而弗变则悖。前法既已害民,岂可从之任之?”

“臣请奏,废除议罪银之制,革新国朝律令,恭请陛下圣裁!”

“贾珏,你可知祖宗之法不可变,议罪银之制乃圣人下旨施行,黄口小儿岂敢对圣人不敬?”

议罪银之法对于某些人来说,太重要了。

不等皇帝反应,就有人跳了出来,指责宝玉是对上皇不敬,是对祖宗之法不敬。

可惜论嘴皮子,宝玉还真没怕过谁。

“原来是辅国将军,身为皇族宗亲,一口一个祖宗之法不可变,却忘了太祖高皇帝当初也说过,祖宗不足法!”

宝玉朝天拱手,义正言辞的驳斥了这位皇亲的言论。

“祖宗之法当效,但效法不等于硬搬。制定律法、制度的目的在于使天下安宁,民富国强。为达到此目的,国朝合该以当下之国势民情确立制度,而对前代律法有所更改。而不是因循守旧,死守前人之法,致使国朝停足不前。”

“所谓天命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前人制定的律法制度若不适应当前的需要甚至阻碍国朝进步,自然要修改甚至废除。辅国将军若是觉得你的利益大于大夏的利益,那就当下官没说。”

“伱……荒唐!”

辅国将军哪里还敢说话,宝玉一口一个国朝利益,直接压得他连连后退,硬生生将快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至于其他人,这会人都傻了。

这贾家小儿嘴皮子真厉害,一句国朝之利就堵住了他们刚刚找到的理由。

贾琮瞅着那些被宝玉的言辞憋的难受的文武大臣,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厉害了宝二爷,怪不得海青天说你有大夏第一喷子……咳咳,谏臣的潜质。

果然,那些姐姐妹妹什么的,耽误了你的天赋。

一时间,殿中竟然神奇的鸦雀无声,就连那些被宝玉弹劾的内阁诸位大佬、三司官员都沉默不语,垂目深思。

“刑部、都察院、大理寺,贾珏的弹劾,你们怎么看?”

蔡荃等人很想说他们不背这个锅,但人家贾宝玉弹劾的罪名貌似没有问题,他们还真挑不出毛病来。

议罪银之法的弊端,自打当初被提出来后,就有人不断上谏说过此事。

可这玩意对于统治阶层来说,的确便利了不少。

贪上几十万上百万银子,被查出来罚银就能躲过抄家砍脑瓜子,哪个当官的不爱?

故而这件事并非他们不清楚,只不过不愿意说罢了。毕竟谁再提及此事,就是百官之敌。

别说蔡荃这个刑部尚书,就是把三司与内阁都算上,真没谁敢独立站出来对抗整个官僚集团。

但偏偏出了个贾宝玉……

正确的说,应该是宁荣贾家。

蔡荃的目光往王公队列扫了一眼,与贾琮的四目相对。这小子,此事的背后要是没他的手段,他蔡荃把名字倒着来写!

“臣无话可说,全凭陛下做主!”

刑部当场缴械投降,蔡荃摆烂,都察院跟大理寺也明白这件事的背后恐怕不仅仅是贾珏一人所为。

可别忘了,皇帝老爷前些日子才下了旨意,张正矩正琢磨着革新《大夏律》的事哩。

弄不好贾珏之谏,就是皇帝在背后站台。

“臣等并无异议,全凭陛下做主。”

皇帝的声音很平稳,无悲无喜。他转头看向内阁诸臣:“诸位师傅如何看?贾珏可是把你们都给弹劾了。”

要是眼神能刀死人,周炯很想将贾琮给刀了。

好一个保持沉默,合着让你堂兄当你的嘴替是吧。

贾琮看到了周炯快要气笑的眼神,摊摊手:你就说我有没有保持沉默?

周炯心中呵呵,无奈朝皇帝拱手:“老臣身为内阁首辅,竟还不如一个少年有胆识。议罪银之弊,三十年来的确有人不时提及。老臣以为,贾珏之谏,如警世之言,不可不慎之。”

“臣附议!”

“臣附议!”

……

内阁其余几人,包括林如海等六部尚书,几乎是同时齐齐拜下,附议之声响彻整座奉天殿。

便是有人心中不愿,不想失去议罪银的特权,亦是只能跟随大流,躬拜高呼臣附议。

拜服在地的宝玉悄悄捏了捏袖中的另一份奏章,有话噎在了喉间。

实际上他没想到第一本奏章会这么顺利,昨日半夜还偷偷从床上爬起来,忍着屁股蛋的疼痛,连夜写了第二本弹劾奏章。

这本奏章就是政老爷、贾琮都不知道……

大半朝臣附议,余者也是保持沉默,故而废除议罪银之法的议题就这么顺利的通过了。

皇帝下旨,内阁附名,正式废除议罪银之法,由张正矩领头,会同三司尽快制定新法,要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当然,这些都只是理想状态,至于能不能做到,还得看执法之人的品性。

故而周炯又提出了整顿吏治的事,这也算是他今日的第二议题。

大朝会嘛,吵架干仗才是常态。像是整顿吏治的事,群臣吵吵嚷嚷议不出什么结果。

皇帝被吵得脑瓜子嗡嗡响,最后直接怒斥群臣无状,御前失仪。

哗啦啦,原本已经撸袖子准备干仗的文武大臣纷纷躬身请罪,可怜了宝玉刚站起来没多久,又颤颤巍巍的想要垂首恭拜。

可没想到一个不小心,袖中藏着的第二本奏章掉了出来。

厚厚的奏本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在寂静的环境下极其明显。

“贾珏,你还有何事要奏?”

“啊?臣……不是,这……臣没有……”

这会的宝玉可没有了之前的胆大,慌里慌张的想要将奏章收起来,却听丹陛上的皇帝老爷吩咐道:“呈上来。”

等到夏守忠将其送到皇帝手中,只翻开看了一眼,皇帝就用诧异的眼神盯着宝玉。

“代善公要是还活着,你小子一顿板子绝对不会少!大伴,将这本折子送去宁国府,交给贾敬。对了,将贾珏也一同送去,让贾敬好好管教管教!”

“内阁、六部五寺随朕前往勤政殿议事,其余人都回去吧。”

夏守忠立马将拂尘一甩,高呼道:“退朝!”

……

皇帝只诏了内阁并六部五寺的主官,贾琮这个侍郎都没资格去。

当然,周炯谏言整顿吏治,也跟他这个工部侍郎没有多大的关系,懒得管。

反倒是宝玉的第二本奏章,让他来了兴趣。

可惜那本奏章被传旨的太监捂得死死的,就是他这个国朝伯爷都不给看一眼。

贾琮只能将主意打到了宝玉身上,亲自扶着其慢慢往宫外走着。

“宝二哥,你怎么还写了其他的奏章?上面写啥了?陛下为何会说要是祖父大人在,会打你的板子?”

宝玉一想到板子就腚痛起来,畏畏缩缩的苦着脸求助:“琮哥儿救我,我也是脑子一热,担心今日第一谏无法达到效果,就在第二本奏章上弹劾了当初谏言设议罪银之法的人,以及那些支持议罪银之制的官员……还有就是……就是……”

“还有?”

贾琮都被宝玉的大胆给震惊了,要是他没记错,他家祖父代善老爷子就是公共支持过议罪银制度。

没办法,那会北征正值关键时期,户部穷的能饿死老鼠,军方正等着米下锅呢。

可听宝玉的意思,还有……

“就是那个什么,我把太上皇写在了弹劾的第一行,毕竟议罪银之法,是他老人家亲自下旨颁布,施行天下各州府的。”

哈?

“没救了,等死吧!”

好家伙,海青天见到你都得拱手道一声前辈!

弹劾自家老爷子不说,连退居二线的圣人老爷都不放过,你不挨揍谁挨揍?

也就是皇帝知道你小子又犯傻了,将奏章扔给了贾家。否则贾家因议罪银之事得罪的人,还得再翻三倍不止。

贾琮将宝玉扶上马车,叮嘱亲兵安全送回家去,随后目送其离开。

“宝玉没事吧。”

贾琮回头一看,是柳湘莲、林柏几人。

他无奈苦笑:“问题不大,最多跪跪祠堂,有老太太在,不会有多大问题。”

几人一听就知道问题很大,别人跪祠堂那是常事,可宝玉是谁?老太太的命根子,敬老爷在小事上还真不会拂了老太太的面子。

“这……若是需要我帮忙,琮哥儿尽管说。”

“我亦是……”

“还有我……”

贾琮朝着几人拱手致谢:“多谢诸位哥哥,不过真的不用了。其他的我也不能说,宝二哥犯傻,担心第一谏不被采纳,在第二本奏章弹劾的名单上把我家老太爷给捎带上了,这不是……嗐,自找苦吃嘛。”

噗嗤~

林柏率先没忍住,随后几人纷纷爆笑起来。

怪不得贾琮说事不多但还是得跪祠堂,要不是宝玉刚挨了板子不久,敬大老爷非得好好揍他一顿不可。

几人在宫门前笑了一会,贺崇抱拳说道:“诸位兄弟,正好大家都在,下月小弟大婚,帖子过几日就会送到。三日后休沐,小弟在家中设宴,还望诸位兄弟能过府一叙,有些事请兄弟们帮帮忙……”

不用说贺崇这是想让他们这群人帮忙迎亲,大家都是意气相投之人,甚至可以说是拐着弯的连襟姻亲,帮忙之事自然是义不容辞。

贾琮等人纷纷拱手道喜,喜滋滋的应下的此事。

等到贾琮忙碌一天,傍晚回到荣国府时,宝二爷果然去祠堂跪着了。

哪怕他屁股蛋有伤,敬大老爷都没有轻饶了他。老太太原本还想出面去求求情,却在看完那本奏章后,无奈苦笑退去。

反倒是贾政下值后连荣国府都没来得及回,一路去了宁国府贾家宗祠。

等看完那本奏章后,后怕不已。

“这孽障……敬大哥,不能轻饶了他,要不然将来还不知要惹下多大的祸事来?”

政老爷是真的怕这个仅存的嫡子惹下贾家都兜不住的大祸事,贾珠没了,他可不想宝玉也没了。

想着棍棒教育总能让宝玉长点心眼,多些畏惧心,便想着让敬大老爷代他教育教育宝玉。

敬大老爷点了点头,赞同道:“是不能轻饶了……政弟,你也去祠堂跪着吧……”

“敬大哥尽管施为,弟无有不从……啊?我去跪祠堂?”

政老爷懵了,却见敬大老爷瞥了他一眼,鼻腔中发出冷哼。

“这些年你真的管教过宝玉吗?赦弟对宝玉的关心都比你付出的多。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宝玉之过,你这个当父亲的,责任要占一大半。”

在贾赦、林如海等人走进房门的那一刻,敬大老爷一巴掌拍在桌案上,宣布了对贾政的惩罚。

“念你明日还要去衙门上值,板子先记下,今晚就陪宝玉去祠堂跪着!”

月票推荐票

感谢胖哥还是这么胖的打赏。

这是今晚第二更,总算补了一更,好累好累!

晚安,明晚继续~

(本章完)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红楼御猫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御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御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御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