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我那不中用的儿孙……



www.duxs8.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红楼御猫第四百三十七章 我那不中用的儿孙……
(读小说吧 www.duxs8.com)袭人小产之事,到底没能瞒得住老太太。

荣国府上下大小事,除非是老太太现在不想管的,还真没几件能逃得过她的眼睛。

很快,袭人的异样就被有心人传到了老太太的耳中。原本乐呵呵从薛家回来的老太太就将主持内宅事务的邢夫人跟王熙凤骂了个狗血淋头,甚至连贾政都没放过,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但骂归骂,宝玉可以说是她最在乎的孙子,该给收拾烂摊子还是得收拾。

初时老太太的确想将袭人赶出府去,最好赶的远远的,不等贾琏、贾琮开口,宝玉竟然鼓起了勇气,跟老太太说了个不……

“老祖宗,是孙儿不让人把此事禀报给您的,而且袭人为了保住孙儿的名声差点丢了性命,孙儿不想做那薄情负义之人!”

语气从未有过的斩钉截铁,荣禧堂中的所有人都震惊的看向面色坚毅的宝玉。

这么多年,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模样的宝玉。

相比别人的震惊与诧异,赦大老爷此时真是感慨万千,心中无比的欣慰。

不怕宝玉受宠,也不怕他好女色,就怕被宠成个没卵子的怂货,成了薄情负义的白眼狼。

正如宝玉说的那样,袭人得知自己有孕后,没有想过借此上位,反倒是第一时间为宝玉的名声考虑,私下寻了大夫开了堕胎药,差点把自己的命给丢了。

便是赦大老爷这种浪荡人,都佩服这个小丫头的果决与忠心。

“宝玉长大了……”

赦大老爷先是一句感叹,随即跟老太太说道:“还是老太太眼光好,当初将袭人拨给了宝玉。如此忠贞的丫头,儿子也想要,老太太那还有没有?有的话给儿子一个吧。”

若是以前赦大老爷这么说,估计老太太都得琢磨琢磨这浑球儿子是不是又在打她身边人的主意。

但此时此刻说出来,老太太的心中不免生出一股无来由的自豪感。

是啊,反过来说,袭人的确对宝玉是忠心耿耿,甚至不惜为了宝玉丢了自己的性命。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袭人是她拨给宝玉的,可不就是她眼光好么?

想到这,老太太的脸色也软和了些。

她轻唾了声:“都快五十的人了,还惦记着老婆子院里的人,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也不知羞?好好修身养性,也能多活几年,一大家子人还靠着你哩。”

赦大老爷闻言不但没恼,反倒憨憨笑了。

自打老太爷薨逝以来,这还是老太太第一次说他是一大家子人的依靠。

他有些嘚瑟的朝着贾政挑了挑眉,老太太瞅了一眼这老小孩的样,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

她懒得理会老大与老二自小就有的争斗,见宝玉还跪在她跟前,便叹了一声道:“行了,你起来吧。让袭人好好养病,等到来年你跟云姐儿大婚之后,就让她去伱屋里做个姨娘吧。”

老太太说完这话,除了贾琮心中有些不怎么舒服外,似乎屋里的其他人都觉得很正常。

湘云还未入门,宝玉就已经定下了姨娘,这要是放在前世……算了,世情如此,他贾琮又能如何,做好自己就是。

而且宝玉性情本就如此,湘云也明白她将来要面对的是什么。

不过依照宝玉与湘云青梅竹马的情分,以及袭人知分寸的品性,宝玉的后院应该不会出现怎么阴司算计的宅斗破事吧。

这件事就这么简单的做了处置,宝玉被老太太赶了回去,又让王熙凤也跟着一同过去,说是帮着整顿一下宝玉那乱糟糟的后院。

等屋中只剩赦、政两位老爷,以及贾琏、贾琮两兄弟后,老太太方才还算温和的脸上,又一次挂上了寒霜。

“也就是说,此事跟贾化这个白眼狼有关?”

几人的目光都转向了第一个知道此事的贾琮,他点了点头:“十有八九,不过还不清楚贾化的背后有没有别人,故而孙儿与父亲、二哥商量后决定,静观其变,等他的狐狸尾巴先露出来,再一网打尽。”

政老爷对这种事没什么经验,他不善谋算,老太太压根都没想过要询问他的意见。

“外面的事,你们父子兄弟看着办吧。不过有一点你们就没一点警醒?这一次是这种上不得台面的药,那下一次是砒霜呢?”

春药都进了宝玉嘴里去了,家里的大小主子竟然半点都没有察觉,这让老太太第一次产生了荒唐的恐惧感。

这一次是春药,下一次人家狠一点,直接往荣国府的厨房扔一包耗子药,是不是全家都得去见老太爷?

赦大老爷罕见的在老太太面前低头认错,真心实意的惭愧说道:“是儿子没能保护好家人,没能看顾好家里,等儿子安顿好一切后,会去祖宗灵位前请罪……”

老太太闻之更气,气冲冲的打断了大儿子的请罪之言。

“又犯浑?我是让你去请罪受罚吗?我是在提醒你,这两年咱家如烈火烹油,地位都超过了你爹在的时候。你,还有你、你……你们都失去了警觉心。当然,也包括我!”

老太太展现出了经历数十年风雨的强大能力与老道的经验,借此警醒了儿孙几句后,扔下大眼瞪小眼的儿孙四人,亲自传来大大小小的管事嬷嬷,一个个命令传了下去。

很快,就连宁国府那边都动了起来。

宁荣贾家自数年前大整顿之后,刮起了第二次大规模调整管事人员以及阖府大检查。

第二日一早,老太太就穿戴好诰命,手持龙头拐,由王熙凤陪着乘车去了宫中。

她将一沓连夜抓到的各家探子,以及不知名人士安插进宁荣两府内宅的人员名单,交到了代掌凤印的皇贵妃杨氏手中。

杨妃看着手中那厚厚的一叠名单,再瞅瞅坐在一旁,一口一个丈夫薨逝,儿孙不中用,被人欺负到家里了,她就觉得脑仁疼。

“太妃说笑了,若荣国公他们都不中用,那京城还有几个能称得上中用的。”

你家那几个一点就着的炮仗,京城里哪个老太太不羡慕?

就连温温软软的林丫头,都被你家给带偏了……

杨妃很想吐槽几句,不过荣郡王太妃贾氏乃老圣人亲口喊过弟妹的人。

辈分高,地位特殊,她还真不好慢待。

“这件事本宫会跟陛下提的,这些人竟然胆大到监视王公府邸,并且派人给朝廷命官下毒,是该好好教训一番了。”

实际上若是没有宝玉“中毒”的事,杨妃最多敷衍几句,将老太太请去凤藻宫,让她跟元春发发牢骚就算过去了。

朝堂上就是这么奇葩,谁家还没在各家府上安插几个线人?就是皇帝老爷,都“光明正大”的在臣子府上安插了人手。

等到老太太去了凤藻宫扯了几句闲篇之后,这才心满意足的回了家。

王熙凤有些不理解老太太为何要将此事告诉杨妃,而不是由大老爷或是琏、琮二人上禀皇帝老爷。

老太太呵呵一笑:“往各府安插人手已是朝中的潜规则,谁家都是这么干的。我要的不是宫里处置那些人,而是想通过陛下,警告那些人不要太过分。下毒暗害,这是官场大忌。之前你林姑父家里的事,已经让陛下对此深恶痛绝。如今咱家又出现了这档子事,你猜陛下会不会大发雷霆?”

……

何止是大发雷霆,皇帝不但将其中几个往荣国府厨房安插人手的人统统贬出朝堂以外,更是警觉的让夏守忠全面筛查宫中的內侍宫人。

这一查不要紧,差点把皇帝给气的睡不着觉。

当夜,宫中角门处就抬出了近百名杖毙的內侍宫人,这是皇帝继位以来,内廷处置最为严格狠辣的一次。

等宫中取消了今年的端午赐礼的消息传出来后,满京城的官员都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那些往宫中安插人手的人家,纷纷缩在家中瑟瑟发抖,生怕下一刻龙禁卫会突然破门而入。

好在皇帝老爷还算理智,知道这种破事是根绝不了的,发了一通火后,只让曹嘟嘟寻了几只“鸡”杀鸡儆猴。

而荣国府的端午家宴就欢快多了,一大家子人在荣禧堂其乐融融,说起宫中的事,赦大老爷还恭维了老太太几句。

“还是老太太考虑的周全,有宫中替咱们警告那些人,可比咱们自己打上门去效果要好的多。”

桌边围坐的人无不点头附和,老太太这会却说:“我也不只是为了警告他们,打草才能惊蛇,那贾化留着终究是个祸害,等他弄清了此事的来龙去脉,肯定会以为咱们查到了什么线索,到时候他定然会有动作的。老大,接下来就该你了。”

“儿子明白。”

赦大老爷先瞅了瞅贾琏,随即将目光放在了小儿子身上。

相比于二儿子贾琏,还是小儿子用起来更为顺手。

贾琏如今已经是五大都督之一,行踪几乎时刻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

倒是小儿子这个时不时闹些奇葩事的人设,干出什么事来都被人认为是天经地义。

毕竟,天才总是有些疯魔的,不是吗?

……

贾化的这个端午过的很忐忑,很奇怪啊,宫中今年连份粽子都没有赐下来。

等到午时他终于打听到了一些消息,昨夜宫中杖毙了百余“犯错”的內侍宫人,这很反常。

朝中常有皇帝刻薄寡恩、性情不定的说法,但这些都只是针对朝中官员。

反倒是那些可怜的宫中奴婢,皇帝对其往往比仁善著称的老圣人还要宽和。

再仔细一打听,昨日荣国府的那位老太君去了趟宫中,并将厚厚一叠纸交给了皇贵妃杨氏。

紧接着就是宫中大检查,龙禁卫与内廷联手,将整座紫禁城搜查了一遍,查出了不少隐藏在宫中的探子以及身份不明的人员。

而有可靠消息传出,荣郡王太妃昨日交给杨妃的那沓纸上,满满当当全是别人安插进宁荣两府的人员名单。

甚至有人传言,这件事的起因,是有人给荣国府的凤凰蛋下毒,彻底惹恼了贾家老太太。

人家荣郡王太妃在栩坤宫里抹着老泪跟杨妃哭诉,代善公薨逝,儿孙又是不成器的,她这个老太太现在是什么人都能来踩一脚。

如今自己最宠爱的孙子在家里遭了毒手,她无力查出凶手,只能来找皇家帮忙。

若是皇帝老爷不管,她就去敲龙首宫的大门……

嘶~

贾化真想破口大骂,谁他娘的下毒了?那是春药,春药好吧!!!

再说了,你家那几个动不动砍人脑瓜筑京观的魔神,也敢说不成器?

“来人,备车!”

贾化不敢耽搁,他真怕贾家老太太一个不顺心,去敲响龙首宫的大门。

太上皇自打退居龙首宫不再管朝中的事务后,越来越随性。

皇帝可能还会顾忌朝堂大局,不去点破朝中的潜规则。但老圣人就不一样了,他疯起来,真没人能管得住。

贾化在京城有一座不大的宅子,大门打开走出一辆马车后,就有个卖豆花的小商贩,默默的给身旁吃着豆花的小萝卜头使了个眼神。

很快,小萝卜头就抹了抹嘴上沾着的辣油,悄悄跟了上去。

马车一路南行,直入京城东南角的崇南坊后,走进了一座香客不多的寺庙——法藏寺。

法藏寺没有像京中其他寺庙一样,在端午节这日召开什么法会,反倒是一如往常,念经的念经,打扫院子的打扫院子。

贾化自入寺后,先去前殿上了一炷香,随后在一名僧人的陪伴下,直入后殿。

不过他可不是去见什么主持和尚,而是从后殿的一处隐门,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处密林环绕的小院中。

“圆真大师,咱们的事恐怕被荣国府的人发现了!”

……

此时的贾家,并没有因为宫中的异常举动,以及贾化突然在过节的时候离开家中有什么变化,还是开开心心的过节。

贾琮当起了说书先生,一手惊堂木,一手折扇,坐于一张几案后,给满屋子的人讲述白娘子跟法海不得不说的故事。

啪!

说到高潮时,贾琮兴奋的用力一拍惊堂木。

“只见那法海突然大喝,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哼!雕虫小技,竟敢班门弄斧,大威天龙,大罗法咒,般若诸佛,般若巴嘛轰……”

月票推荐票

这是昨晚的补更,晚上继续……

(本章完)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红楼御猫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御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御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御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