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www.duxs8.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主治医师31
(读小说吧 www.duxs8.com)    许是白天睡得太久了,她半夜醒来,辗转反侧,怎么也无法继续入眠,索性起来看电视,连播几个台都是韩剧,哭天抹泪,王子灰姑娘的看的实在难受,好不容易有个国产片,第三者眼泪汪汪的对大老婆说:“我爱他,只是爱他,爱有什么错?”

    换台

    二奶抱着孩子狠狠的说:“我爱他,爱到为他不惜一切,你可以么?你不行,为什么你不能发开他,你太自私了”

    再换

    正牌老婆对无语的出轨老公说:“XXX,你对得起你的良心吗?这么多年我跟你吃粥咽糠,不离不弃,如今你发达了,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还是人么?”

    她看的闹心,直接关了电源。

    心情越发烦躁,下了床,她在屋子里乱转,下午刘姐送来的铁炮百合,插在水晶花瓶里,巧倩含娇,香气浓郁。

    百合,百合,百年好合么?明知道自己丈夫那点破事,还送这个,这笑话还真好看是吧。

    百合的香气会导致神经兴奋,对于心脏病人是大忌,白色的百合花在西方那是放棺材上的,

    她瞪着那花,各种恶毒的狗血情节纷纷冒出来,张牙舞爪的在她眼前乱晃。

    月黑风高,欧杨珊抱着头想,完了,再这么下去真心理要变态了。

    眼光扫过冯烁留下的袋子,她无聊的翻翻,竟然是台笔记本电脑。

    她打开,系统没设密码,桌面上排列2个文件夹,

    [E.R.]

    [House]

    都是医学类的美剧,她莞尔,这孩子还真有一套。

    隔天,她一觉睡到中午,连护士换药都没有吵到她的好眠。

    起来的时候姥姥正在一旁带着耳机看雷死人的还珠格格,她皱眉这倒霉电视剧怎么重拨个没完啊,真是要命。

    “醒拉,洗洗吃饭啊”姥姥拔了耳机,正好听见那经典配乐的‘你是疯儿我是傻’

    “这都什么呀,看八百遍了,还不够啊”她抱怨着去刷牙

    “好看啊,比那些朝鲜人拍的动不动白血病什么的好看多了,这小燕子的眼睛多大,看着就喜兴”姥姥笑着跟她说:“你妈今天跟那后爸有事出去了,姥姥陪你解闷”

    她含着牙膏嘀咕:“您自己来了,我更郁闷”

    “哎,你还没跟我说呢,那小子是不是真外面有人了?”姥姥跟她进了洗手间

    她加重了漱口的声响。

    “你以为你人前笑的跟朵花一样,别人就不知道你躲被子里哭得事是吧,这种事情,哭有什么用啊,要解决问题”姥姥把毛巾给她:“我跟你说啊,不能忍,就算不离婚也要把那小子往死里整一次,否则他不长记性,你姥爷以前也差点犯错误,他那时侯刚评上高级教授,有个女学生特喜欢他,老是跟他起腻,没事就往他办公室里跑,他主动跟我说了,我问他他什么想法,他说有点喜欢,可还是觉得老夫老妻好,但那女孩子太热情了,又是学生,不好处理,我一听那还得了,就说我去找那女同学谈,他帮我们找了个机会见面,那女的跟我拽,觉得自己比我年轻,漂亮,我就是个车间主任,高中文化的工人,怎么能和她比呀,我也不生气,小姑娘么,不懂事,我帮她妈教育教育,我问她喜欢你姥爷什么,她看着你姥爷说,说不上来,就是爱他。说的连你姥爷都脸红了。我说你纯属扯淡,什么叫爱呀,我一辈子没跟他说过我爱他,可他蹲牛棚被打的时候我能冲上去档他跟前,他被人剃了阴阳头游街,我能在边上拉着他手跟他挨脏水泼。被人大嘴巴抽的脸都歪了,牙掉了,我还能照样坚持跟他一起过,这算不算爱呀。没经历过,什么都不知道整天爱呀爱的挂嘴边,他要是真喜欢你,跟我离了,名声臭了,饭碗丢了,你还爱么?这样背弃跟他同生共死过来的女人的人还能要么?”

    欧杨珊听傻了,呆呆的问:“那后来呢?”

    姥姥想想笑出来:“后来,后来你姥爷眼泪汪汪的当她面抱着我说我一辈子都只跟你好,只爱你,别的女人在他眼里那就是个屁,那女的那脸呦”

    姥姥摸摸她的头发:“那是你姥爷第一次跟我说这个爱字,打那以后再没说过,可你姥爷除了你以外也再没收过其他女学生,你明白我说的意思了么?”

    她点点头,又摇头

    姥姥叹气:“当初你妈跟你爸过不下去那会,我劝他们离,你妈担心你受不了,我说怕什么呀,只要大人教育方法对,孩子一定能理解,再说了,这孩子又不是能跟你过一辈子的人,真正能陪你到老的是跟你睡一张床的那人,再说了你们这么闹,孩子更难受,不如离了痛快”

    “您还真想的开”她笑

    “有什么想不开的阿,这不是旧社会了,虽说也有人说三道四的,管那个干吗?国家法律都规定可以离婚了,什么能比自己的日子重要啊,姥姥知道你现在估计是琢磨跟老陈家那点事,没关系的,你要真跟他过不下去了,就离,都是明白事理的人,能怎么着啊”姥姥拍拍她手:“不过三儿啊,陈文到底怎么回事啊?”

    “您还惦记这个那?”她扶这墙走到沙发坐下,自己拿起饭盒边吃边说:“跟姥爷当初错误差不多,不过姥爷是有了小苗自己掐断,主动坦白交待,改过态度端正,陈文是从了,还被我抓了现行,不得不承认,还扯了一大堆理由”

    “他是不是说你不体贴,不温柔,不关心家阿”姥姥笑眯眯的帮她盛汤

    她吃惊:“您听见啦”

    “嗨呦,电视里不都这么演得么,你年轻漂亮,他出轨还能为什么啊”姥姥说:“不过你这毛病是要改改,连你妈那看见杀鱼都头晕的大小姐都学会做饭,杀鸡眼都不眨一下的,现在都说男女平等,可再平等,这做媳妇的本分还是要做足,你结婚的时候我没说你,是觉得陈文跟你那么久了,应该知道你的脾气,也以为你慢慢磨和磨合也能学个一二的,怎么几年了还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啊”

    她自知理亏埋头吃饭。

    “你们俩的事情,你自己拿主意,不着急好好想想,陈文那边先晾着他,你要是受的了觉得能忘了这事和他继续过,那姥姥帮你治他,要不想过,咱就离”

    她苦笑:“能忘得了么?”

    姥姥看着她意味深长的说:“谁说都没用,看你怎么想了”

    晓琴和江帆可不是这么想的,下午他们俩人来看她,拎着大包的零食,姥姥正看着电视掉眼泪,见他俩来了,擦擦眼睛说:“得了,你们小辈聊吧,我回去了,正好插播广告,回家还能看见下集”

    晓琴扶老太太出门,江帆看着电视里紫薇对尔康那深情款款的表白疑惑的问:“不是吧,这有什么好哭得呀,咱姥姥不像这种人呀”

    欧杨珊摘了耳机,把遥控器扔给他:“赶紧关了,她那是笑得,没见过这么肉麻的酸词”

    “妹妹呦,你这是过了刀山还是走了钢丝呀,这脚还能要么?”江帆看着她露在被子外的脚感叹

    她哼了一声:“没脚总比缺心少肺的好吧,也不知道谁口口声声管人叫妹妹,转脸就跟妹夫勾搭着蒙人”

    “可不是么”晓琴关上门说:“他就是那养不熟的吉娃娃,给块肉摇着尾巴就跟人走”

    “别说,他还真像”欧杨珊笑:“现在条件好,吉娃娃都穿Burberry了,别又是A的吧”

    江帆拿薯片砸她:“我妈拿床单缝得行不行”

    “呦还硬气了,你那哥们儿让你来说什么呀,说完赶紧走”晓琴坐床上说:“一对烂人”

    “你说谁啊,我认识么?我早就归顺到咱姐妹儿这头,彻底跟那孙子划清界限了”江帆拿纸杯倒水:“我受你们教育那么多年能看不清方向,站错队伍么,现在是妇女的天下,男人要夹着尾巴过日子”

    欧杨珊说:“少贫,说吧,他想怎么着啊”

    “我真没见他,他是给我打电话了,我就俩字,滚蛋!”江帆把茶递给晓琴:“表现还行吧”

    “我们也底信啊”晓琴白他:“三儿不说,我也知道准是丫被抓奸在床了,昨天看他那衰样吧,以为带个口罩墨镜的就认不出来了?”

    江帆看欧杨珊:“不会吧,他。。不是说跟那女的断了么?”他看着她的脚:“你不会是踹他踹成这样的吧”

    她挑眉看她:“断了是什么意思啊,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说根本没有过么?”

    “我”江帆后悔的抽自己嘴巴:“我错了还不成么”

    晓琴站起来去往门口走,使劲把门来开,指着外面说:“你走吧,那儿来的回那儿去”

    江帆求助的看着欧杨珊:“三儿,他真的跟我说他跟那女的没什么,就是逗着玩玩,你别当真”

    她轻笑:“挺好玩的,真的,我也想玩,可惜人家不带我玩,一般是不是这种游戏老婆出场就不好玩了?”

    “三儿,你别这么笑,看得我难受”江帆说:“陈文真不敢在外面胡来的,他挺有分寸的”

    “是,是有分寸,没让我看见他们一家三口,携子同游的温馨场面,够给我面子了”欧杨珊冷冷的说:“你走吧江帆,我不想为这事和你翻脸,多少年的朋友了,不值当”

    “我。。。”江帆紧握着拳头,半天才放开步子往外走:“我找丫去”

    “不送阿”晓琴嘭的大力甩上门

    “你跟他置什么气啊,又不是他的错”欧杨珊拆开薯片吃:“他也够倒霉了,受夹板罪”

    “自找的”晓琴一屁股坐床上:“往那边挪挪,我算看出来,他跟那鸟人一德行,幸好没跟他,妈的,好男人都死哪去了”

    她乐:“等你生呢,生出来好好****”

    “拉倒吧你”晓琴问:“看你心情不错呀,想开啦”

    “没有,懒得想了,何苦呢”她喀嗤喀嗤嚼着薯片:“离呗,谁怕谁呀”

    “真离阿”晓琴说:“你可想好了”

    她奇怪:“你不会不想让我离吧”

    “不是,反正就觉得吧你俩那么久了,不是说分开就能分的”晓琴郁闷的低着头说:“说不清楚,就是觉得,连你俩都分手了这世上真的没有什么能长久的了”

    欧杨珊笑的比哭还难看:“本来不就是么”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主治医师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主治医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主治医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主治医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