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申师教诲



www.duxs8.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明小状元第十一章 申师教诲
(读小说吧 www.duxs8.com)    吕渭纶和潞王在小酒馆吃喝之后,就一起去了潞王在京城周边的良田。

    通过观测,再加之吕渭纶的循循善诱,朱翊镠已经决心开始种植。

    大致算了下时间,在北京这个地方种植土豆,最好还是要在二月中下旬,可现在已经临近三月下旬,要在时间上来看,已经有些晚了。

    但为了培养潞王的兴趣,他还是决定试一试。

    于是将任务布置下去,命潞王在两日内将洋芋的种子准备完毕,并完成播种,这些事当然会有下人替他做。

    吕渭纶倒并不是想让他真的像个农夫一般劳累种植,但是这土豆种植的过程,他需要朱翊镠亲力亲为,亲自感受。

    只是最近时日,事情甚多,不然吕渭纶早就亲自上阵,为小王爷示范了!

    ......

    一个时辰后,吕渭纶离开了王府,他计划要去依次拜访申时行和张居正,王锡爵就算了,反正是唯张居正是从。

    根据脑海中原主对申时行家门的印象,他摸索了会儿,才找到地方。

    迎面看来,这门已有些许破旧了,但并不影响它独特的复古气质,门前的泥地上有很明显的车轮印,看来还是有很多官员来此。

    门内有申家人轻轻推开,看到是吕渭纶,瞬间川剧变脸。

    “原来是吕老爷啊!您快请进!”

    来过两次后,申家的门人还是认得自己的。

    等进了申家后,偏堂内快步走出一人,笑着迎了上来,“修撰老爷!”

    吕渭纶心道,“这宋九倒是嘴甜,有眼力见,改口这么快。”

    但他是知道,这宋九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自己第一次来拜访座师之时,他对自己可不是这个态度。

    那时自己还是一个刚刚参加完会试的学子,虽说已经拿了会元,可毕竟还没殿试,一切尚未可知。

    如今自己一朝成为六首状元,又入翰林为修撰,这似乎走的就是当年申时行的路子,初翰林,入六部,进内阁......

    这宋九可能也是因此才态度恭敬起来。

    嘉靖四十一年,申汝默殿试第一,获状元,授官翰林院修撰,和如今自己的官职一模一样。

    ......

    吕渭纶还是要给他面子的,毕竟是内阁大臣的家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给你穿小鞋。

    他客气的笑了笑,便跟着宋九进了厅堂,之后一路入了后院,才见到深堂里躺坐的申时行。

    现在张居正为首辅,独揽大权,其他的内阁学士看起来都没了锐气,仿佛都被张江陵一人遮盖了光辉。

    吕渭纶行礼,“学生见过老师!”

    “渭纶啊,私下里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坐吧。”

    他坐下之时,宋九已殷勤的为其泡上了茶水,之后就自觉的退了出去。

    申时行泯了一口茶,“怎么样,觉得翰林院可还满意?”

    “挺好,学生并无太高要求,只是觉得有些枯燥了。”

    “无妨。翰林院本就是要熬的,我当时也如你一般,初入翰林并不习惯。”

    “你初涉朝堂,就已经得官家喜爱,另我看潞王对你也不错,这已经是领先很多人了,什么都比不过简在帝心啊!”

    “只是,你切不能忘记如今的大明首辅是谁,似你之前在朝堂上为那个指挥使求情而得罪张江陵,我就觉得十分不妥。”

    吕渭纶心里并不认同,他本就觉得赵坚罪不至死,为之求情也是心之所想,但还是笑着点了点头,“老师说的是。”

    “至于潞王......现在你们可以相处多些,等到你脱离翰林院,进入朝堂的权力机构之时,就该保持距离了。”

    “官家虽小,但其实一直是有股心气的,小看不得。”

    申时行这是怕潞王和权臣走的近,会引来皇帝怀疑,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神宗不一定会拿潞王开刀,但很可能就会疏远吕渭纶了。

    对此,吕渭纶像一个乖巧的学生,耐心听申时行为他分析,他觉得有这样一个座师也很好,他是真心为自己着想的。

    ......

    申时行之后一一给吕介绍官场上翰林修撰的一般升职历程,并告诉他在官场上该结交谁,该疏远谁。

    “顾宪成,我有点印象,为人聪慧,有时候挺机敏的,但是有些心浮气傲了;反观萧良有与他恰恰相反,这人同样是聪慧的,但是会一直藏拙,不愿显山露水,不太喜欢出头。”

    申时行说了很久,突然从椅子上端坐起来。

    “最后要跟你说一件重要的事。”

    “这个月下旬的春筵就要来了,对你来说是个绝佳的机会,到时候,吏部和翰林院会推举人选,内阁再筛选。”

    “我尽量从中活动,但也不一定就能成,关键还是看张江陵了。”

    听到这,吕渭纶站起身来行礼,“多谢老师!”

    不管能不能选上,师父也已经尽力了,这可是在皇上面前露脸的机会,能看得出来,申时行这是把他当做心腹了!

    因为翰林院里可是有张居正的儿子张懋修,若是师父硬推自己而不推张懋修,那难免会让首辅心里有结子。

    申时行笑了笑,“你别着急谢我,具体怎么样还是要看你了。”

    “老师,此话怎讲?”

    他眯了眯眼,仿佛什么都知道。

    “我没猜错的话,你一会儿该去张相家拜访了。”

    吕渭纶尴尬一笑,“老师猜的不错!”

    “记住,他是首辅,不能表现的太桀骜,要知分寸,若是得罪了他,接下来你的官僚生涯基本就宣告结束了!”

    “谨遵师父教诲!”

    “去吧!”

    吕渭纶最后再行大礼,才缓缓的出了屋子。

    他今日是真的感觉到申时行的心意,体现在言行,态度等多个方面。

    他笑了出来,“有人带着的感觉针不戳!”

    ......

    不久后,吕渭纶已经来到了张相府的门前。

    来这里,他还是有些紧张的,之前在朝堂上反驳过他,但那时也是救人心切,没顾虑那么多,且有皇帝在上。

    而今日独自一人来到相府,压力倍增!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他还是叩了门。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大明小状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明小状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明小状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明小状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