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决定搬家



www.duxs8.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明小状元第十三章 决定搬家
(读小说吧 www.duxs8.com)    出了张相府后,吕渭纶狠狠地呼出一大口气,在张家的感觉实在是太压抑了!

    在朝堂上还好,那里有其他人,可刚才只有张居正一人,实在是有点hold不住。

    今日入相府,总体上还算顺利,纵然其中有些小矛盾,但也无伤大雅。

    不过,他还是觉得,以后若是无事,能避免来相府,就少来!

    月亮的余晖洒落满地,为夜行者提供一点光亮,吕渭纶趁着这微弱的光,快步前行。

    ......

    张家深处内堂。

    次辅张四维自帷幕后走出,本来是他和张居正在商议,因为吕渭纶来了,才暂时避一避。

    “哦,倒是巧了,刚刚还在说几天后的讲经筵让谁上呢!”

    张居正拿起白玉做的小茶杯,细细品了一口,“茶虽好,但烫嘴啊!”

    张四维分析道,“经筵主讲官不如就让翰林院的大学士来吧,就算让吕渭纶上,以他的资历,也最多是个侍经筵官。”

    “六首状元,备受关注,皇帝又钟意,经筵总是要上的,刚才我考究一番,学识他是有的,就让他侍经筵吧!”

    既然首辅开口,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张四维不再关心这个,而是聊起了其他相关事宜。

    ......

    吕渭纶一个人走在京城的南区,这边晚上多有百姓在闲聊,等他们看到自己的时候,都傻傻的站在原地,停止了手中的活,死死地盯着他。

    以他们的感觉,南城区这样贫穷的地方是少有官员居住的,不由得有些惊讶。

    况且这官员身上的官服看起来不像是一些末流小官。

    八品,九品的一些官员穿的官服是绿袍,绣黄鹂或者鹌鹑,这也是这些百姓们见得最多的。

    而眼前这年轻男子,身穿的是青袍,上面的图案是鹭鸶,看起来很不寻常,且走路中的行为举止颇有不凡气息。

    虽然众百姓都看着,都却没一人上前说话的。

    两边有人对话,“刘氏,你看那官员走的方向,不是你家那边吗?”

    因为附近的百姓都比较熟悉,一听这话,纷纷往那边看。

    “诶!还真是啊!刘姐,真的往你家那边走了,可是你家的邻居?你可认得?”

    一群人突然围着刘氏,让她有些懵了。

    她推开人群,“别挡着,让我看看!”

    等她挤着眼仔细看了,差点大叫了出来,赶紧捂住嘴。

    “这,这就是......我家旁边那对小夫妻!”

    “什么小夫妻,你仔细说说。”

    百姓们一听刘氏果然认识,像是要听故事一般,催促着让她赶紧说。

    刘氏又朝那官员的方向看了几眼,确定他已经离开此处街道后,才敢大胆的开口。

    “是这样,前段时间,我们在外面摆摊,家里那老家伙不是嚷嚷着腿疼,我就回来给他拿药。”

    “回来之时碰巧遇到一对小夫妻,他们当时穿特别破旧的衣服,租下了我家旁那烂房子。”

    “当时,我还问了几句,得知那男子是进京赶考,带着婆娘来的!”

    众百姓听完后不禁感叹考生的厉害之处。

    “你是说前段时间他进京赶考,现在......就穿上了这等官服?”

    “可这等大事,我们怎么也没听说?”

    “这还用说?肯定是人家不想张扬!”

    一个男子教育他身旁的儿子,“这才是寒门贵子!听到没,快回家读书去!”

    ......

    吕渭纶本就不是那种张扬的人,且说当时三鼎甲游街之时,也只是在京城的中心区域,根本就不会来这种贫穷的地区。

    因此这些百姓不知道也是正常。

    已经到家的吕渭纶却不知道有人在背后议论,他轻悄悄的推开房门,本想吓苏禾一下,不想刚进门就看到她了。

    “禾儿,你怎么坐在院子里,不怕凉吗?”

    吕渭纶快步走向前,将苏禾搂在怀里。

    苏禾的细嫩小手抚摸着他的背部,声音有些沙哑,“相公......我......”

    “怎么了,我的小禾儿?”

    她的小手锤在吕渭纶的胸口,“虽说你在朝廷任职了,可我觉得......还不如你考学之时,起码每日都在家里,我都能看到你。”

    “现在呢,你一天到晚都在外,留我一个人在家......”

    吕渭纶轻轻捏了苏禾的小脸,“你呀!既然这样,明日,我就带你去京城买房子,这样以后回来就不用浪费这么久的时间,离家近也就能经常回去了。”

    “买......房子?你哪来的钱?”

    他从内衬里取出一枚银元宝,“我的夫人啊,你看这是什么?”

    苏禾猛吸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捂住了嘴,“这......这......相公,这有十两?”

    吕渭纶摇了摇头,“三十两!”

    “这是今日大儒书院的院长先给我的,半年的俸禄可都在这喽!”

    苏禾脸色微红,接过元宝,低头露出憨笑,“三十两?我可从未见过这么多,不过......相公,这够吗?”

    “自然不够,不过我们可以先付一部分吧,比如付二十两,剩下十两就先留着,等我写书赚钱了再付剩下的。”

    “相公,你就那么肯定你写书能赚钱?”

    “当然。你以为你夫君我的状元是白考的?”

    吕渭纶将苏禾轻轻抱起,两人亲吻了数十秒,惹得苏禾身体剧烈的上下浮动。

    接着,他的嘴唇缓缓下移至她的耳边,笑道,“娘子,今晚可能是我们在这里的最后一晚了,你可要好好珍惜!”

    一听这话,怀中那女子的脸色更红了,整个脸部都埋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

    ......

    不知是何缘故,穿越过来以后,吕渭纶的睡眠状态总是不太好。

    约莫两个时辰后,苏禾仍在熟睡之时,他又醒了,在多次尝试睡眠无果的情况下,他便决定起床了。

    衣物,被子,书籍等物品都需要整理,他及早的投入了进去,这样一会苏禾起来也不用在收拾了。

    一边收拾,脑海中一边构思着石头记这本书的思路,时间就这样缓慢的流逝。

    等全部收拾妥当之后,天的东边已露出微光,吕渭伦换上一身青蓝色常服,配上素履,素带,白靴。

    一直穿着官服出去总是不太好,况且一会要去牙行挑选新屋子了。

    床的侧边靠着一张桌子,吕渭伦坐在床上,闲来无聊翻着九阳神功,于他而言,这东西实在作用不大,大明都以士大夫为尊,习武的常常被认为是粗人,难堪重任。

    他看了一会,又站着打了几招几式,过了一会儿,突然大喜。

    只觉得身子如灌甘露,似有一股热流蔓延至全身上下,顿时觉得清醒十分,这样看来这九阳神功似乎也有些作用。

    他决定了,以后每天早上起来学上几个动作,至少能使头脑清爽些。

    坐在床上的吕渭伦翻阅着书籍,一双小手自他腰后环绕至前。

    拿书籍那人笑了笑,将书放在桌子上,握住了那双小手。

    他们就这样一直腻歪着,也没说话,心里却都清楚。

    ......

    半个时辰后,吕渭伦和苏禾已经将这所屋子的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但事实上也没多少东西。

    两人相视一笑,一起走出房屋,赵坚还似昨天那般准时,刚一开门就能看到他。

    “赵大哥,今日不上早朝,你怎么也来这么早!”

    “唉,我......其实就是没事做,起来练武,晃悠着就到这里了。”

    刚说完,他瞥到吕渭纶手里的木箱子,又看到苏禾也穿着一身红袍,急忙将箱子接了过来,“今日可是要换宅子了?”

    “不错。这里离家太远,实在也是有些不方便。”

    “换宅子好啊!以后弟媳也能经常去长安街上逛逛了!”

    ......

    正聊之时,隔壁屋子的门突然开了。

    吕渭纶认得她,她家在街上摆摊卖饭,这个他是知道的,于是问好,“刘大娘!”

    刘氏想到昨天晚上看到他是穿的官服的,今日却又没穿了,脑海里闪了一下,她还是笑着回复,“吕秀才,你这是要乔迁了?”

    “是啊,今日就要走了。”

    “那恭喜啊!”

    前段时间他们来的时候,吕渭纶自称是秀才,因此刘氏一直叫的秀才,但昨晚一看,其实已经猜到对方的身份如今已经今非昔比。

    但这刘氏还是不愿挑开,她觉得叫吕秀才挺好的,只因她还接受不了前些日子的穷酸秀才今日已经能穿上官服,跟自己完全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了。

    若是那般的话,自己还要叫一声吕大人了,吕渭纶这么年轻,她自然是不愿的。

    他们之间没什么可多说的,只是邻居而已,因此随意搭了两句话,他们三人就朝着京城中心去了。

    ......

    在路上时,赵坚虽然还能跟吕渭纶正常的聊些有的没的,可他已经明显的察觉到对方的失落。

    是啊,赵大哥现在无官职,那也就相当于无经济来源了,时间短了还好,时间长了,家里肯定撑不住了。

    吕渭纶已经大致猜到赵家发生了什么,或许是他执意要跟着自己,不愿出去寻活干,而他的夫人不同意,便起了争执。

    想到这里,其实他的心里已经有了打算,赵大哥既然选择跟着自己,那就不会亏待了他和他们的家人。

    ......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大明小状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明小状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明小状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明小状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