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山长授课



www.duxs8.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明小状元第二十章 山长授课
(读小说吧 www.duxs8.com)    书阁外种植有花草,清香四溢,室内的学子们各个心有所思,无非就是在想,“新山长怎么还不来?”

    “是不是又是个老头?”

    “教的严不严?”

    “会不会训斥我们?”

    ......

    吕渭纶可没有想着怎么管教这些学子,他只想先应付过今天的授课。

    他左手拿一本经书,右手负后,挺胸抬头,目光坚定,至少不能让学生们看轻了!

    等他走近书阁时,方才的教习还在,他看起来年纪大些,因此只是笑着轻轻点头示意。

    室内的学生们,看到门前那人时惊呼,“新山长竟这么年轻!”

    吕渭纶缓步走进书阁,先是对着潞王笑了笑,接着在面对众学子的惊讶下走上了讲堂。

    “我就是你们新的山长,吕渭纶,现在是翰林院修撰。”

    这当然不是炫耀,只是一个简单的介绍,好让学生们对自己有所了解。

    下面的孩子们还是挺有规矩的,等他说完,立马都站起身行大礼,齐声道,“山长好!”

    只是今日他来的突兀了,不然所有学生应当是先要举行拜师礼,即拜孔夫子神位,九叩首,然后再拜先生,三叩首,接着赠送六礼束脩等一系列复杂的程序。

    他这样突兀的上课,倒也省去了这些。

    吕渭纶笑了笑,看着诸学子,“坐下吧!今日是我第一次授课,先说说关于学习,我的一些看法。”

    堂下瞬间静默,不管怎么样,他们都要先听听这新山长有没有点实力。

    “治学之道,我觉得可借《荀子》劝学篇,开篇第一句就说了我们所必须具备做到的,即学不可以已!”

    “另有一句,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则知明而行无过矣。”

    吕渭纶双手负后,在讲堂上踱步,“《论语》子张篇亦说过,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唐代书法家颜真卿曾作《劝学》,里面提到,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

    ......

    长篇大论十数分钟后,他再次提起另一个主题。

    “学,不光要从书上学,更要学会在生活中用。”

    “南宋陆游作《冬夜读书示子聿》,书中有云,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前阳明先生(即王阳明)亦有云,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

    “最后,我也说说的我的心得,一句话送于你们。”

    “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

    这句话当然不是他的心得,而是出自于《增广贤文》里,只是这本书此时应该还没写出,便厚脸皮的挂上自己的名头了!

    吕渭纶还是之前看《济公全传》小说的时候才知道这句话的,不想今日竟派上用场了!

    ......

    又过了十数分钟,听完之后,诸学生陶醉其中,那些都是前朝前代著名的人物,皆在史书上留名的,有时候单个翻到之时尚无感觉。

    可今日,吕渭纶提出自己的观点,并将一些著名人物的学问,学识引用在一起,学生们顿悟一个道理。

    这些古人,无论何朝何代,总是能得到相似的结论,抒发同样的感情,这无不是在说明山长所说道理的代表性与哲理性。

    起初起哄那个俊秀孩童,沉浸于山长的讲话之中,折服于吕渭纶的深厚学识之中,久久不能平复。

    坐在后堂尊贵座位上的潞王更是对先生有了新的看法,“原来我所知道的先生连他的十成之一都无。”

    一胖学生站了起来,“山长,我名为宛童,想问您可是今科的状元?”

    吕渭纶颔首,“不错。”

    “啊!”

    站着的宛童像是听到了不起的事情,“那......那......先生不就是我大明的第二个六首状元吗?”

    此言一出,室内的学子们瞬间沸腾!

    “山长是六首状元!”

    “咱们运气也太好了些!”

    “要让我父亲知道,新书院的山长是六首状元的课,他定然不会再担心我的学业了!”

    ......

    室内一阵喧吵,有一学子站起身来,“山长,学生冬青,请问您治的是何经?”

    这学子正是之前那俊秀孩童,现在似乎已经是心服口服了。

    “《尚书》”。

    明朝科举治经,每个人都是五经之中选择一门。

    但由于《尚书》有些冷门,选择的考生比较少,听完这话,一些敬佩山长的人突然失望了,因为他们大多数都没有选择治《尚书》,这样就不能向山长求经问道了。

    有学子大喊,“哈哈哈,还好我选的是《尚书》,当初让你们选这个都不听,非要去选什么《春秋》!”

    刚才发问的冬青心里也猛凉了一截。

    看到学子们的状态,吕渭纶笑了笑,转言道,“尔等不用担心。虽我科举时治的是《尚书》,不过,我给你们授课是五经串讲!”

    “在我的课上,每一门经书,我都会讲到,这样你们在独治一经时也能了解其他经书的绝妙之处,好融会贯通,举一反三!”

    “一人串讲五经!”

    众学子都惊讶之极!

    他们可从来没见过这般的山长,顿时心里更是心生仰慕,敬佩之情。

    吕渭纶这也是临时决定的,他能这样说,还是因为原主掌握的知识广泛,若是原主真的单单只看,只学《尚书》,那他是万万不敢说这种大话的!

    不过,原主虽然学的多,但脑海里还没有成一个体系,有些杂,需要吕渭纶进行后期整理,因此,今日他并不打算讲经。

    于是,他站在讲堂之上,“今日是我作为山长授课的第一日,就不讲经了,你们有什么其他想听的,想知道的,说出来。我可以试着为你们讲解之。”

    ......

    一听这话,学子们激烈的谈论起来,后几乎是异口同声说要听故事!

    能不听经,他们自然想听点有趣的!

    吕渭纶大脑迅速开始回忆,自己知道的故事,红楼梦?不行,这个要写出来的。

    聊斋志异?这个也不行,俗称鬼狐传,平时讲讲倒也行,但现在授正课时万万讲不得!

    金瓶梅?这个更不行!

    值得一提的是,后世很多人都认为金瓶梅便是如今万历年间的文坛大家王世贞所作,此时的王世贞因为得罪张居正,被罢官,应该还在家崇道呢!

    说是王世贞写的,吕渭纶觉得也是有些可能的,毕竟他的文学才识独领文坛二十年,有过不少精彩的作品,更有长篇小说传记等,倒是有这个能力作金瓶梅一书。

    ......

    想来想去,他决定讲一讲自己曾经在现代看过的一场戏剧,虽然是现代看的,但这戏曲的作者其实是清朝康熙年间的,戏剧的名字为《长生殿》。

    大致说的是唐明皇李隆基和贵妃杨玉环的爱情故事,从定情,到盟誓,再到马嵬惊变,杨贵妃自缢身亡,唐玄宗与杨贵妃天人相隔,之后余生陷入深深的内疚与怀念中。

    吕渭纶咳了两声,酝酿一会儿感情,望着窗外,缓缓开口。

    “端冕中天,垂衣南面,山河一统皇唐。层霄雨露回春,深宫草木齐芳。升平早奏,韶华好,行乐何妨。愿此生终老温柔,白云不羡仙乡......”

    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吕渭纶用心讲着,台下众学子和潞王在用心听着,可......殊不知书阁之外有几个教习也在旁听。

    他们从上课之后就已经在了,是院长要求他们将吕渭纶讲的东西全部记下来。

    因此,书阁之外,两个在听,两个传述,更有两个教习将毛笔蘸了墨水在奋笔疾书!

    ......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大明小状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明小状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明小状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明小状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