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投敌叛国



www.duxs8.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明小状元第七十一章 投敌叛国
(读小说吧 www.duxs8.com)    西安城的东大街上,一辆马车缓缓前行,车上坐的正是吕渭纶。

    马车和马车夫都是临时从外面雇的,这一点的服务性质倒跟后世那种租车制度有异曲同工之妙,且这还给送个司机。

    马车走了不久在承宣布政使司门前停下。

    驾车的人从车上跳下来,搀扶着吕渭纶下车,笑道,“官老爷,地方到了。”

    “你走吧,这是一两碎银,不用找了。”

    “嘿嘿,那就多谢官老爷了!”

    望着那官员的背影,马车夫咬了咬手中的银子,是货真价实的,不由得心里大喜,这一趟活挣得钱够他好几天的了!

    “老爷,您慢走!”

    他又笑着喊了一声,才重新上了马车,挥起马鞭,消失在这条街道。

    ……

    说起这承宣布政使司,也算是明朝的特色了,元朝是行省制度,比如陕西就叫陕西行省或者陕西省。

    但到了明朝建立的时候就推翻了这一制度,取名于“朝廷有德泽、禁令、承流宣播,以下于有司”,因此官方称承宣布政使司,一般口头称为藩司。

    吕渭纶站在这布政司大门口,面前共三个大门,整整齐齐的站有上百侍卫。

    他迈步向前,被拦住了。

    “站住!”

    “布政司已经戒严了,现在不能进!”

    这两个侍卫手持长枪,脸色沧桑,看起来有些疲惫。

    “放肆!我是陕西主考,现在乡试的规划出了事,我需要找布政使大人,耽误了大事,你有几条命能承担的起?”

    接着,吕渭纶将主考的大印又供了出来。

    门前的两个侍卫对视了一眼,又互相点了点头。

    “你进吧。”

    侍卫们让路。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大白天的,藩司衙门竟然戒严了?

    吕渭纶望着那院子里许多手拿长砍刀的藩司侍卫,心里突然有些怕了,可他一想,张宏那些蓝衣卫应该不会这么废物,处理这些普通的小侍卫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

    他缓步从门口那些侍卫身旁经过,刚迈过藩司的门槛,瞬间响起重重的关门声。

    “砰!”

    那些侍卫把藩司大门全部关了!

    紧接着,吕渭纶就被那些侍卫团团围了起来。

    可他并没有在意,这样看来,布政使肯定就在这院子里,又走了几步,他此时正位于藩司前院的正中间。

    对面的大堂里走出来两人。

    这两人都是熟悉的面孔,正是吕渭纶在泾阳县时见到的布政使和西安府知府。

    他们两个果然有问题!

    ……

    “哈哈哈哈。”

    布政使和知府望着院子里的那人,一个仰天大笑,一个咧嘴狞笑。

    布政使双手负后站在台阶上,开口道,“他是一个人来的?”

    下面有侍卫答道,“禀大人,就他一个人。”

    这回答似乎让布政使很满意,他嘴角衔起淡笑。

    “吕修撰!你不是在贡院里出题吗?怎么跑出来了?”

    吕渭纶不知道这人心里此时在想的什么,不过很明显,他还没打算摊牌。

    于是嘴角一勾,笑道,“布政使大人!真以为你派那些乌合之众就看的住我?”

    “呵呵,我看你是活腻了!身位朝廷钦派的主考,竟敢擅自逃出贡院,抗拒锁院制度,我定要将这情况汇报给陛下!”

    吕渭纶一脸的不在乎,看着周围的侍卫,指着他们,故意问道,“大人,您这是做何?要造反吗?”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按照大人您的计划,应该今天就能攻下西安城了吧?”

    这话一说出来,布政使和知府显然都愣了一下。

    随后布政使表情突变,声音抬高,“大胆!”

    “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吕渭纶死盯着台阶上那人的双眼。

    “布政使大人!”

    “您真是演的一出好戏,这里又没别人,这些侍卫还不都是你的人?”

    ……

    沉默了许久,布政使像是想通了,开口问道,“你都知道些什么?”

    “你私通北元人。”

    那两人等了许久,却没等出来下一句话,哄然大笑,“没了?”

    布政使走下台阶,脸上还带有讥笑,“吕修撰啊!你真是让我觉得意外!既然你今天独自来这里,我就当你是在求死?”

    吕渭纶冷冷道,“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做这些,官居二品,手握一方民政,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布政使一阵傻笑,“你不懂。”

    “你没坐到过这个位置,你就永远不会懂。”

    “吕某刚入仕途,的确坐不到那么高的位置,不过,你这是承认你私通北元人了?”

    “对。我就是勾结北元人了,你能拿我如何?现在你可是在我的手里,我随时都能杀了你!”

    吕渭纶还是看着台上那两人。

    “为什么?”

    布政使取来一把砍刀,架在吕渭纶的脖子上。

    不屑道,“一个京城的六品官员,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不会真以为你今日敢冒死来布政司就很了不起了吧?”

    “我告诉你!人若是死了,那就什么都没了,懂不懂,你这个刚入朝堂的小官员?”

    ……

    吕渭纶看了看脖子上架着的大刀,已经感受它的温度,的确是冷兵器,碰到人的肌肤后会感觉到冰凉。

    他瞪着布政使,“你怕我。”

    “你怕巡抚,你怕内阁,你怕皇帝。”

    “你就是一个胆小懦弱的人,才会投敌叛国!”

    布政使听到这话脸上终于没有了原本的笑容,像是戳到了他内心的痛处,他将砍刀放下,狠狠地瞪着吕渭纶,用手指指着他的脸。

    “今日我就告诉你,我为何会反!”

    “因为这个朝堂已经被奸臣把控了!是张居正和冯保,一外一内,蒙蔽圣听!”

    “张居正是吏部尚书,又是内阁大臣,官员的任命,全国大小政事都要过他的手!你说这不是擅权吗?”

    布政使已经是愤怒之极了,他将一边院子里的香炉一脚踢翻。

    他提高音贝,大声吼道,“还有冯保!”

    “太监专权!趁皇帝年幼,不知贪污受贿了多少银子,他和张居正勾结在一起,瞒着皇帝和太后干了多少坏事,这些你知道吗?”

    布政使走到吕渭纶面前,撕扯着他的衣服,来回摇摆,吼道,“不,你不知道!”

    “整个朝堂的官员都是他张党的人!”

    “现在,张居正说一条政令,你告诉我,朝堂上谁敢反驳?”

    “还有他的那几个儿子在乡试的时候全部都是买通了考官!会试还会提前知道题目!”

    “地方官进京一次,光古玩字画给张居正送的都有上千两了!这还只是见面礼,更别说谋求官职了!”

    “他一个内阁大学士,出行之时乘坐的马车比皇帝的龙辇都要奢华!”

    ……

    他已经是近乎疯狂,怒道,“还有一个最大的笑话!那是明朝天下最大的笑话,也是皇家最大的笑话!”

    “那就是张居正和太后……”

    吕渭纶一直没有说话,此时也不得不制止道,“住口!”

    “皇家的事岂容你在这里污蔑!”

    布政使吐了一口吐沫,嘲道,“原来你也是张党的一条狗!”

    吕渭纶问道,“跟你一起叛乱的还有西南的大周吧?”

    “既然你说你厌恶明朝的朝堂,那你一定是有了新的去处,可北元那边的情况,也不一定能容得下你。”

    “而这时,西南造反的大周就正好合了你的心意,布政使大人,我说的没错吧?”

    “你很聪明,说的没错,可你又能如何?”

    ……

    吕渭纶正色严声道,“呵,你说张居正独揽大权,可事实是,自他当上首辅的这些年来,大明的土地变多了,赋税减轻了许多,惩治了朝堂上很多的贪官污秽,官场上的很多官员都怕他,为此也勤勉许多,江南地区更是呈现一片繁荣。”

    “就算他擅权,专断,他也是大明的臣子,是大明的首辅!”

    “可你背叛朝廷,伙同大周,勾结北元,厮杀我明朝无辜百姓!你如何能跟张首辅相提并论!”

    吕渭纶此时情绪激动,步步紧逼,紧贴着布政使。

    “张相的功劳,为明朝做出的贡献,我们不是瞎子,都看的到,他的功过交由历史来评判,可你呢!”

    “你只会在历史上遗臭万年!后世人提到你都会感到耻辱!卖国贼!”

    “大周不过是我明朝的一个毒瘤,迟早会被彻底铲除干净,可没想到如今却成为了你们这些地方官员良心的避难所!”

    “实在是荒唐!是我大明朝的悲哀!”

    ……

    布政使一把推开吕渭纶,双眼中带着深红色的血丝,嘴辰发白,听了他的话,一时间脑子中的意识大乱。

    大声吼道,“来人,来人!给我杀了他!将他给我碎尸万段!”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大明小状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明小状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明小状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明小状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