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麻烦上门



www.duxs8.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玄门不正宗第二百二十九章 麻烦上门
(读小说吧 www.duxs8.com)    王弃回家之后就将那事情给抛在了脑后,毕竟他有那么能干的美女秘书,哪里还需要自己操心。

    在晚饭的时候,这小道姑就真的来汇报工作了……这个时间挑选得,还真是没眼力价啊。

    尤其是当她一路来到饭桌边的时候,那种欲语还休好像有‘心事’要和王弃说却又难以启齿的样子,就连刘氏阿母都要误会了什么……

    冉姣无语地捂了捂额头,她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

    对于这渺思仙子的情报她可是一丁点都没有错过,毕竟已经在隔壁呆了那么长时间了……据她所知,这就是个工作狂,并且极度不善言辞。

    本来这没什么,渺思小道姑以高冷的姿态就足以让那些精神小伙们俯首帖耳乖乖当‘舔狗’就行了。

    偏偏遇到了王弃这么个思维跳跃之极的上官……

    于是在高冷的仙子一去不复返,变成一个迷糊的小道姑……

    王弃也是揉着太阳穴道:“好吧,你是准备一口气把想说的说完,还是有东西给我?”

    渺思:“……”

    显然这不是关键词。

    冉姣白了王弃一眼,然后柔声问:“渺思仙子,你来找我们何事?”

    渺思立刻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同时很是‘鄙夷’地看了王弃一眼,似乎是在说:这么简单的日常问候都不会?

    然后她才说:“方才王司马让我整理近期发生之事,属下便都写了下来,请王司马过目。”

    说着她递上了一个大大的绢纸卷轴……嗯,她好像喜欢用昂贵的绢纸来写字?

    王弃接过这个卷轴点了点头……虽然莫名其妙被鄙视了一下,但他依然很好脾气地问:“还有什么事吗?”

    渺思:“……”

    王弃:“……”

    这真是累人啊。

    不过他注意到了渺思仙子的眼神,似乎是在示意他该先看那卷轴?

    王弃心中一动,难道是想要留下来与随他一起参谋情报?

    于是他也只能先不管在这饭桌上多有不便,打开了卷轴看到了上面第一行字……

    ‘这时你该说:若是无事,你先回去吧。’

    “咳咳……”

    王弃差点咳出血来。

    他这个时候真的是非常非常地不想按照‘剧本’来,想要看看这渺思小道姑会不会一直在这里尴尬下去。

    但是看着对方那水汪汪的期待的眼神,想想还是算了,若是把人再欺负哭了估计会有一群人找他拼命。

    于是他只能照着读道:“若是无事,你先回去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出人意料的事情又发生了……

    这是在饭桌上,这是阿母的主场!

    于是刘氏阿母忽然出声:“回什么啊?来都来了,留下一起吃顿便饭再走吧。”

    王弃略懵,冉姣瞪大了眼睛,而渺思仙子直接茫然……

    她支支吾吾想说话却完全说不出口,这种超出预料的事情她下意识地就要摆出一副高冷的样子来进行伪装。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热情的阿母已经站起身来拽着她的手道:“姑娘快来坐下,尝尝老身的手艺……别犟着,快坐下。”

    她居然就这么被半推半就地坐在了餐桌上,然后立刻就有下人拿来了一副碗筷并且盛上了饭。

    看着渺思仙子那一脸懵逼的表情,王弃和冉姣都有些为她心疼了……不过他们都有些担心,这渺思仙子该不会因为这种完全超出预料的事情而翻脸吧?

    他们想多了,渺思并没有翻脸,反而是阿母仿佛找了一件‘新玩具’……

    因为完全没有应对这方面情况心理准备的渺思仙子现在彻底成为了一具‘行尸走肉’,阿母让她扒一口饭她就扒一口,阿母让她吃鱼她就吃一口鱼,阿母让她咀嚼一下她就咀嚼一下……

    王弃就这么愣愣地看着阿母用‘语音操控’让渺思仙子吃完了一顿饭,这才在饭桌上一下子又出现令人窒息的尴尬之后连忙再说了一句:“若是无事,你先回去吧。”

    宕机的渺思仙子如同接收到了一项最高指令,‘哗啦’一下就站了起来抱拳道:“王司马,告辞!”

    然后火急火燎一般地就跑了,仿佛生怕刘氏阿母再把她留下……

    “这孩子……还想留她吃些点心再走的。”阿母果然还有后续计划。

    不过等那渺思仙子走了以后,阿母才看向王弃道:“阿弃,若是你中意这孩子,阿母也不反对你纳她为妾……但是咱们家的第一个孩子,一定要是姣姣生的可好?”

    王弃的眉毛一挑,他觉得自己爱死这个时代了……当即表态道:“阿母你说什么呢?这就是个性格上有些缺失的手下,她这是来给我递交工作上的内容的。”

    “放心吧阿母,除了阿姣姐我不会看得上任何别的女人的。”

    他表示了自己十分坚定的决心,绝不会被外面的‘妖艳贱货’所迷惑。

    阿母这时才是松了一口气模样地说道:“这样就好……这姑娘看起来迷迷糊糊的,但其实养起来的话应该会很败家,不要最好。”

    阿母的角度十分刁钻……

    “你看,她每种菜才吃一小口就不吃了,这可浪费了。还有给你们写东西竟然都用绢帛……这可是上好的绢帛,用来做华服多好?一尺绢帛老贵了……”

    听着阿母絮絮叨叨的,王弃和冉姣匆匆扒了两口饭就遛了。

    来到书房,两人挤在一张几案后面然后展开了那绢纸卷轴……

    王弃嗅着身边一阵阵袭来的芬香体味,心中带着些淡淡欢愉地看了起来……

    看起来渺思小道姑是真的很适合文字工作,这张卷轴上以简单扼要的文字记述了近期修行者世界中发生的大事。

    其中第一件事也是王弃最好奇的事情,那就是蜀山仙盟对于那个被他‘一指头戳死’的护卫是怎么定性的?

    他阅读记录,然后有些哭笑不得。

    这些修行者果然只会拿修行界的思路来考虑问题。

    他们分析了一天多的时间,最终只是确定了这应该是一种针对血液的‘魔功’所造成的效果。

    但是这魔功的修行者应该水平不到家,所以才会出现这种莫名其妙的血凝症状。

    王弃摸了摸鼻子,原来他的‘血栓神指’在这些人眼里就是一种修炼水平不到家的魔功啊。

    而凑巧的是,因为他们这一段时间的追查,还真的发现了一支隐藏在京畿地区的魔道门派,就是‘血剑门’。

    此‘血剑门’规模中等,就算放在蜀中也能算个比较强力的势力。

    在京畿地区一直都隐藏得很好,因为他们把自己伪装成了寻常武林门派的样子……但是这京畿地区的许多‘江湖仇杀’,却基本都是源自于这个血剑门。

    因为血剑门有一道‘祭剑之术’,可以仇敌血为祭不断强化剑器,慢慢地甚至可以使手中之剑成为一柄魔刃。

    而这血剑门再以特殊的功法御使之,修者即可实力大增无比恐怖。

    因为这血剑门一直都是以江湖游侠又或者是江洋大盗的形式存在,很小心地不在官府面前露脸,以至于竟然一直没被暗卫查到……或者说暗卫早就知道这京畿地区有个‘血剑门’,却不知道这血剑门其实是个修行门派。

    可在蜀山仙门的人来了以后,血剑门的人就立刻无所遁形了……尤其是长安那一夜厮杀无数,他们很自然地被这种厮杀血气吸引想要趁乱活动一下。

    于是正好被撞了个正着……原本仙盟众人正被王弃的‘血栓神指’弄得焦头烂额,这下直接甩锅定罪……管他是不是,反正就是这血剑门了!

    于是京畿地区的血剑门势力遭受重创。

    白天抓住的那个倒霉蛋就是血剑门的弟子,而且还是个掌门弟子,地位不低。

    而这个掌门弟子在经过‘非人拷问’之后,已经说出血剑门的报复计划……他们会夜间突袭霸陵邑,将霸陵邑这个仙盟弟子聚集的地方给屠个鸡犬不留!

    然后最后渺思仙子还写下了他们计划执行的日期……就是今夜子时……

    王弃和冉姣面面相觑,有种极端无语的感觉。

    这冷不丁的,还给他们弄出了这么个大乱子?

    王弃就觉得好气……总这样的话,他还怎么能放心离开?

    好在他看到白天卫所内增援了不少金吾卫,应该是林触早就得到了消息防备着……估计人林触自己都没想到,明明是王弃的卫所衙门,他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阿弃,你准备怎么应对?”冉姣有些担心地问。

    出事还不至于,就她可不信这血剑门真能掀起什么大浪来,可能也就是针对这些仙盟弟子来一波狠的威慑一下。

    但是他们家就在卫所衙门隔壁,这岂不是最容易被误伤了?

    想到这里王弃就呆不住了,他说:“老样子,我去隔壁你守家……我们,一定不能让任何一个敌人进家门!”

    冉姣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就是觉得家里这衣服好像又紧了一些?

    王弃眼皮猛地跳了一下,不过比起那些‘皮囊表象’,他还是更喜欢阿姣姐身上的馨香味道。

    有些贪恋地深吸了一口,他才推门而出。

    他没有任何停留,直接通过小门来到了隔壁的校场。

    这里已经有一队金吾卫在此待命的样子,而他们看到王弃的到来也没有任何疑惑,只觉得此时这位右司马来此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果然……好像除了他这个右司马是最后知道的,其他人早就都知道今晚有事了。

    他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渺思总喜欢以冷酷的表情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反正现在他模仿了这一招,就觉得果然很有用。

    他冷着脸在金吾卫小弟们的目送下一路往前……其实他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最后只能顺路一拐登上了那座在他要求下修建的望楼。

    在这高塔上能够眺望整个霸陵邑,也能够望到灞水对岸的极开阔处。

    单从预警的角度来说,这座高塔望楼一点也没建错。

    而在望楼上他也看到了两个值守的金吾卫,他们负责在此警戒。

    看到王弃的到来他们纷纷抱拳躬身算是见过了直属上司……但因为在执勤之中所以没多少废话。

    王弃则是在这视野极佳之处张望了一番,低头一看,正好看到了隔壁屋顶上抱着冷锯斩坐着的阿姣姐。

    已经又换上了一身戎装的阿姣姐,英气得再次令他怦然心动。

    她好像感受到了来自上方目光,抬头就看到了王弃,并且伸手挥了挥。

    王弃脸上挂着浅笑,因为两人的感知距离都很大,所以若只是这些距离,他还真有种和阿姣姐重新并肩作战的感觉。

    不过说到要并肩作战……

    他左右看了一下,随后对身边的金吾卫说道:“去,替我找把铁胎弓来,再搬几捆箭矢上来备用。”

    那金吾卫惊讶地看向王弃问:“大人您这是要……”

    王弃点点头道:“今夜特殊,我就亲自在此值守吧。”

    “是的大人!”那金吾卫立刻就去搬运物资了……同时他对王弃也是充满了敬重。

    一个在关键时刻愿意亲自登上望楼值守的上官,在他们眼中就已经是十分值得尊敬了。

    没过多久,一群人就吭哧吭哧地给王弃搬来了一个兵器架,上面挂着五把铁胎弓……这些弓的型号不一,但却是从四石到八石总共五档选择……

    当年他初入暗卫也只是用了中间一档六石的强弓,现在他果断拿起最上面那把八石大弓试了一下……当即便有种筋骨拉开的畅快感觉。

    他在修炼了《不坏真身》之后,再开八石弓已经毫无压力了。

    随后小弟们又是‘吭哧吭哧’地搬来了二十捆铁箭,每一捆铁箭便有五十支,加起来便是有一千支箭矢。

    所以在后勤充足的情况下,他可以享受敞开了用铁箭的待遇了……王弃再次感慨这当了右司马之后的好处多多。

    至少他觉得自己血脉深处的‘火力不足恐惧症’得到了极大的治愈。

    于是他就在这望楼上坐了下来,背靠着弓架和箭矢捆堆,左右两侧则是两个值守的金吾卫侍立……颇有架势。

    到了子时,那血剑门的人并没有来,整个霸陵邑一片安宁。

    楼下传来了一些喧哗声,看起来是那些仙盟之人觉得自己被耍了,正不乐意呢。

    王弃对旁边一个金吾卫道:“让他们安静一些,继续等着。”

    那金吾卫讶然……须知那些仙盟中人可是出了名的桀骜不驯,能听右司马的话?

    不过他没说什么,还是去执行命令……

    而令他惊愕的是,当他以右司马之名斥令他们继续安静等待的时候……那一个个平日里桀骜不驯的精神小伙们竟然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

    “不愧是右司马,这威势太惊人了!”

    金吾卫们心中不由得大为赞叹,也对自己能有这么个极具威势的上司只觉得与有荣焉。

    他们不知道,在这些仙盟年轻小伙们的心里,王弃就是个比邪魔更可怕的家伙……

    …………传送门:推荐票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玄门不正宗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玄门不正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玄门不正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玄门不正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